一個迫不及待想與最愛分享的故事

《最後的精靈》

傳誦頻率媲美《小王子》,悸動指數超越《納尼亞傳奇》

 

作者希瓦娜達瑪利Silvana De Mari本是外科醫生,有感於醫身不能醫心,遂改行做心理治療師,對心智和人性有敏銳觀察。故事靈感得自對歷史的了解、種族屠殺的憂慮以及人性心理進化的研究。這是作者的第一部長篇小說,全球已售出十五國版權(義大利、台灣、英國、美國、法國、德國、日本、荷蘭、巴西、芬蘭、墨西哥、葡萄牙、泰國、立陶宛、西班牙),電影版權已由知名獨立製片公司米拉福克斯取得籌拍中。

 

內文試閱

第一部   

第一章

 

雨已經下了好多天,爛泥都淹到了腳踝。要是雨再不停,就連青蛙也會淹死在這個已經成了大池塘的世界。

小精靈不趕快找到乾燥的地方躲雨,一定會死掉。這個世界好冷,外婆的火爐邊好暖和;可是那已經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……小精靈想著想著心都痛了。

外婆說過,只要你夢想得夠用心,夢想就會成真。可是外婆已經不再做夢了。有一天媽媽去了再也不能回來的地方,外婆就不再做夢了。而他又還太小、不能做夢。不過,也許並不因為他小。

小精靈把眼睛閉上一會兒,盡量用心夢想。他感到皮膚變乾,也感覺到熊熊火焰,兩腳暖和起來了,也好像剛吃了些東西。

小精靈張開了眼睛,腳卻更冷了,肚子也更餓了;一定是他夢想得不夠用心。

他把戴在溼溼頭髮上的溼溼帽子整了整;所有精靈都一樣戴著黃色帽子。粗織的黃色斗蓬很重,卻擋不住什麼。更多的雨水從脖子灌進去,順著衣服從背後一路流進褲子。小精靈所有的衣服都是黃色的,粗糙、溼答答、又髒又破。

總有一天,他會有柔軟得像麻雀翅膀、溫暖得像鴨子絨毛、顏色如黎明曙光、色彩如大海般的衣裳。

總有一天,他會有雙乾乾的腳。

總有一天,陰影會消散、冰霜會融化。

太陽會回來。

星星會再閃耀。

總有一天。

再一次,他又夢想起食物,他夢想著外婆做的扁麵包;再一次,小精靈的心又因為渴望而疼痛起來。從他出生以來,外婆只做過一次扁麵包,那是最後一次的新月宴,那時候就連精靈也可以分到半袋麵粉。那時候還有月光照耀。

 

小精靈用一隻手擋在眼睛上方,想看清楚雨幕後面的情形。光線漸漸暗了,天不久就要黑了,天黑之前必須找個地方住下。必須有個地方住,有點東西吃,否則再在爛泥裡空著肚子過一晚,他大概撐不到明天。

他的兩隻大眼用力瞇了起來,眼光在灰色的樹影中搜尋,似乎有個比較暗的影子,在遠處隱約可見。他的心狂跳起來,重新生出希望,他盡可能快地往前趕。疲倦的兩腿在膝蓋以下虛弱無力,兩眼緊盯著那處黑影,雨下得更大了。一時之間,他好怕那只不過是一叢黑一點的樹影,接著他就認出了屋頂和牆壁。樹林裡出現了一棟木頭和石頭蓋成的小房子,外面爬滿了攀藤植物。

那應該是牧羊人或燒碳人的小屋。

外婆說得對,只要夢想得夠用力、夠多,讓自己充滿了信心,你的希望就能實現。

小精靈又再一次夢到溫暖的火,腦子裡充滿了煙、熱和松子的香味,使他有幾秒鐘的暖和。可是狗的狂吠聲驚醒了他,四下看了看,他弄錯了,這不是夢!煙和熱氣和松子的香味都是真的。他走進一堆屬於人類的火堆邊了。

白日夢會讓人送命。

狗叫聲在耳邊爆發,小精靈開始逃跑,說不定逃得了,否則被人類抓住的話,到時候飢寒交迫卻平靜歸天就會變成不可能的夢想。一隻腳絆住樹根,小精靈臉朝下撲倒在爛泥裡,狗馬上跳到他身上。一切都完了。

小精靈嚇得幾乎不敢呼吸。

過了好一陣子,那隻狗吐氣在他脖子上,把他壓著,可是牙齒並沒有咬進他的身體。

「放開他!」一個很嚴厲的人類聲音說道。

那隻狗退開,小精靈恢復了呼吸,抬頭望去,那個人類長得好高好高,頭上有黃顏色的毛,捲得像繩子,臉上卻沒有毛。可是外婆說過,人類的臉上都有毛,叫做鬍子,這是和我們精靈不同的地方。小精靈努力回想,終於想起來了。

「你一定是個女的人類。」他很得意地說。

「那叫『女人』,笨蛋。」人類說。

「喔,對不起,對不起,『女人笨蛋』,我學起來了,我會更注意的,要把稱呼說對,女人笨蛋。」小精靈很熱烈地回應。人類的語言很麻煩,他學得還不太好。而且人類通常都好敏感,又因為敏感使人類變得很兇。這也是外婆說的,人類和我們小精靈不同的地方。

「小鬼,你想死得很難看嗎?」『女人笨蛋』威脅著。

小精靈不懂,照外婆的說法,那是完全沒有邏輯的問句,也是可以歸類為「愚蠢」的話。這是人類和精靈族之間最根本的差別──儘管外婆已經警告過,但這個問題愚蠢到那樣的程度,還是讓他不知如何是好。

「不,我不想,女人笨蛋。」小精靈向她保証。「我不想死得很難看,我沒有那樣的計畫。」他再次強調。

「你再說一次『笨蛋』我就要放狗咬你。那是罵人的話啦!」女人很生氣地解釋道。

「喔,我現在明白了。」小精靈一邊騙她,一邊拚命想弄清楚她那些話的意思,這個女人為什麼要別人罵?

「你真是個精靈嗎?」

小精靈點了點頭,最好盡可能少說話。他擔心地看了那隻狗一眼,那隻狗對他露了露牙齒。

「我不喜歡精靈。」女人說。

小精靈又點了點頭,恐懼和寒冷加在一起讓他顫抖起來。沒有人類喜歡精靈的,外婆總是這樣說。

「你想幹什麼?你為什麼到這裡來?」女人問道。

「冷~」小精靈的聲音斷斷續續,他開始發抖。「這間小屋……」他的聲音又斷掉了。

「不要假裝你會凍死的樣子,你不是個精靈嗎?你有法力,精靈是不怕冷不怕餓的,隨時都可以讓自己不冷不餓。」

小精靈花了好久才聽懂她說什麼,然後才想通。

「真的嗎?」他開心地問道。「我真的可以做得到嗎?那我應該怎麼做呢?」

「我怎麼曉得?」女人不高興地說:「你是精靈,我又不是,我們是壞人類,像我這麼笨的才該挨餓受凍。」那個人類的聲音裡有種刺刺的不舒服感覺。

恐懼流過小精靈全身,流過他乾得像沙漠的喉嚨,再回到臉上。他開始哭了起來,沒有淚水的啜泣,因為害怕而抽噎。

「我又怎麼了?我也沒對你怎樣啊?」女人大聲說。小精靈繼續哭,心痛的哭聲撕碎靈魂,涵括了全世界的悲傷。

「你還是個孩子吧?」她問道。

「最近才生下來。」小精靈証實道。他努力想找出一句聽來不會冒犯對方的話,接著補加上一句:「人類大人。」

「你有沒有什麼法力呢?」女人問道:「跟我說實話。」

小精靈一直望著她,那女人說的話全沒道理,「法力?」他問道。

「就是所有你能做的事。」

「喔,那個呀,呃,有很多呀。我想想看,呼吸啦、走路啦、看啦。我也能跑、說話……有東西的時候會吃……」小精靈的語氣輕快起來。

那女人在小屋的門口坐了下來,低垂著頭,好陣子後才站起來。

「要是我讓你留在外頭,那我一定會受不了我自己。你進來吧,你可以坐在火邊。」

小精靈的兩眼充滿恐懼,往後退了一步。

「求求你,人類大人,不要……」

「你現在又怎麼了?」

「不要用火,我一直很乖,求求你,人類大人,不要吃我。」

「吃你?你到底在說什麼呀?」

「我想,還要灑上迷迭香。我外婆還活著的時候跟我說過,要是你不乖,人類就會把你撒上迷迭香、然後烤來吃掉……」

「你外婆跟你說這個?好極了!」

小精靈聽到「好」這個字就興奮起來,他知道這個字的意思,他覺得現在安全了。他的臉上容光煥發,露出微笑。

「是真的,一點也不錯。外婆說『人類也吃人的,這是唯一能讚美他們的事』。」

他這回說對了,他總算說了句對的話,那個人類沒有生氣,她對他看了好一陣子,然後大笑起來。

「今晚我有足夠的東西可吃,」女人安慰他:「所以你可以進來。」

小精靈慢慢走了進去,要是一直留在外面,他也會凍死的。反正也沒什麼可損失了。

 

爐子裡用松果升的熊熊火焰,發出松子的香味。好幾天以來,這還是他第一次待在一個乾的地方。火上烤著一個真正的玉米,小精靈著迷地盯著看。

然後奇蹟發生了。

女人拿出刀子,不但沒有用來剝他的皮、切他的肉,反而把玉米切成兩半,把一半給了小精靈。

小精靈對女人還有些疑心;也許她不那麼壞,不過話說回來,也許想先把他養胖一點,等她弄到迷迭香才……不過還是把玉米吃了吧。他一粒一粒地吃著,盡量吃久一點。

等他吃完,天已經全黑了,他把玉米棒子啃得乾乾淨淨。然後把那件粗糙又溼透的斗蓬裏在身上睡覺。在跳動的火焰旁邊,小精靈像隻小睡鼠般蜷成一團……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貓頭鷹文學部落格

owl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